• 當前位置: 案例選萃 -> 民事案例

    論合伙、借貸的甄別及審理時法律關系發生變化的處理

    ——李愛民與劉強合伙協議糾紛申請再審案評析

      發布時間:2014-07-31 17:35:17


    【案情】

    2011年3月29日李愛民、劉強經人介紹簽訂了一份承包工程合作協議。該協議書約定:李愛民投資10萬元和攪拌機一臺;款分兩次付給劉強,每次5萬元;李愛民不參與管理,工程盈虧李愛民概不負責;工程完工后劉強給李愛民20萬元。后劉強承建的工程于2011年6月完工,劉強給李愛民支付4萬元。而李愛民則以其實際投資現金11萬元及設備,按約定劉強應支付21萬元,但劉強于工程竣工后僅支付4萬元,尚欠17萬元為由訴至法院,要求劉強支付17萬元及代理費5000元、差旅費580元。

    【審判】

    伊寧縣法院一審認為:1.李愛民、劉強簽訂的合作協議因違反了個人合伙共同投資、共同經營、共擔風險的基本原則,違反了民法關于民事主體在民事法律關系中權利對等原則,故該合同雖載明由李愛民投資,其實質并非是李愛民與劉強合伙,而是劉強向李愛民借貸,雙方之間構成的是借貸關系糾紛。2.雙方在合同中約定工程完工后即付款,劉強在庭審中亦承認此工程已于2011年6月完工,故劉強辯稱等工程驗收后再給付錢款的意見,不予采納。根據合同約定,工程完工后即為給付錢款履行期。3.根據李愛民在法庭上的自述,李愛民共向劉強投資11萬元,但劉強已歸還4萬元,且李愛民向法庭提交的7萬元借條也能證明此事,故劉強還欠李愛民本金7萬元。對于借款期間的利息,因劉強向李愛民支付紅利10萬元超過銀行同期貸款利率四倍,超出部分利息不予保護。借款到期后的利息,因李愛民沒有主張權利,本案不作處理。4.李愛民主張的差旅費580元,因票據不是正式發票,不予支持。但李愛民索款必然產生交通費,故酌定為400元。李愛民主張的律師費,因李愛民的委托代理人是法律工作者,且代理的又不是本轄區的民事案件,不予支持。遂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三十五條、第九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條之規定判決:一、劉強于判決書生效后十日內償還李愛民7萬元借款及利息2535元,交通費400元,共計72935元;二、駁回李愛民的其他訴訟請求。

    該案宣判后,劉強不服上訴,但在二審又撤回上訴,該判決生效。后李愛民又對該判決不服,認為其與劉強是合伙關系,一審法院按借貸關系處理無證據證實,且也違反了法律規定,故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款第(二)項、第(六)項之規定向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分院申請再審。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分院審查后認為:本案李愛民與劉強對合伙一事并無異議,雙方亦有合伙協議書予以佐證。雖該協議第三條約定“工程盈利與虧損李愛民概不負責”違背了法律規定的合伙人共負盈虧,共擔風險的原則,應依法確認為無效。但《民法通則》第六十條也規定:“民事行為部分無效,不影響其他部分效力的,其他部分仍然有效!薄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審判監督程序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規定:“原判決、裁定適用法律、法規或司法解釋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為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款第(六)項規定的‘適用法律確有錯誤’:(一)適用的法律與案件性質明顯不符的;……!睘榇艘粚弮H因本案合伙協議第三條部分內容違法而認定雙方簽訂的合伙協議實質為借貸關系,與案件性質明顯不符,屬于適用法律確有錯誤。申請再審人李愛民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款第(六)項的規定申請再審,符合法律規定,應予支持。故本案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一條、第一百八十五條之規定裁定指令原審法院再審。

    至于李愛民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的“原判決、裁定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的”法定事由申請再審,因本案雙方當事人對案件基本事實均無異議,且本案應為“合伙”還是“借貸”是法律適用問題,而非案件事實,所以李愛民適用該項規定申請再審系對法律理解有誤,應不予支持。

    【評析】

    本案存在兩個爭議焦點,一是合伙一方僅提供出資,不參與經營,但收取固定紅利,并約定盈虧概不負責。該法律關系是“合伙”,還是“借貸”;二是法院如認定該法律關系實際為借貸,而當事人訴訟請求則是以合伙協議的約定為依據,要求另一方支付固定紅利,即當事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法律關系與人民法院認定的法律關系不一致,法院能否直接按借貸關系判決。

    對于第一個爭議焦點,應注意界定兩個問題:1.不能將“合伙”、“聯營”兩種法律關系混淆等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第四十六條規定,公民按照協議提供資金或者實物,并約定參與合伙盈余分配,但不參與合伙經營、勞動的,視為合伙人。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聯營方面的司法解釋則規定,企業法人、事業法人作為聯營一方向聯營體投資,但不參加共同經營,也不承擔聯營風險責任,不論盈虧均按期收回固定利潤的,是名為聯營,實為借貸,違反了有關金融法規,應當確認合同無效。除本金可以返還外,對出資方已經取得或約定取得的利息應予收繳,對另一方則應處以相當于銀行利息的罰款?梢,個人合伙允許只提供資金或實物而不參與經營,而聯營則應予以禁止。因此,本案李愛民雖未參與經營,但與劉強簽有合伙協議,并實際出資,又約定了盈余分配,所以雙方之間的法律關系應為合伙。一審判決由于混淆了兩者的區別,導致適用法律錯誤。2.合同部分條款無效,并不必然導致整個合同無效。本案雙方所簽協議第三條約定“工程盈利與虧損李愛民概不負責”雖然違背了法律規定的合伙人共負盈虧,共擔風險的原則,應依法確認為無效。但該條款僅是合伙協議內容的一部分,不能因此而確認整個協議無效,否則,將有悖于《民法通則》第六十條的規定。綜上,本案法律關系應認定為“合伙”,而非“借貸”。

    對第二個爭議焦點,即本案當事人是按合伙關系起訴,而一審法院直接按借貸關系判決,程序是否得當的問題。該問題因李愛民申請再審時未主張,故指令再審裁定未涉及。但該類現象在人民法院審理案件時具有普遍性,又牽扯到該案程序是否合法的問題,所以也是本案的爭議焦點之一。訴訟請求作為訴的構成要素之一,是指訴方當事人就其與對方當事人之間的民事糾紛如何處理的主張。它直接反映著民事糾紛中的權益爭議事實,是訴方當事人提起訴訟和進行訴訟的目的所在,也是人民法院裁判的對象。按照辯論主義原則,當事人的訴訟請求決定了法院裁判的范圍,法院裁判中不能包含當事人訴訟請求之外的內容,訴訟請求體現了當事人的處分原則。審判實踐中,基于多種原因,當事人起訴所主張的法律關系的性質或民事行為的效力,與人民法院根據案件事實作出的認定不一致,這是一種常見現象。此時如果不告知當事人可以變更訴訟請求,有違訴訟經濟的原則,客觀上造成了司法資源的浪費和當事人的訟累。而未經告知繼續按照變化了的訴由審理,不以當事人的主張為審理標的,則有違人民法院審判權的被動性以及審判應當在當事人的訴請范圍內的原則。對此,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三十五條規定:“訴訟過程中,當事人主張的法律關系的性質或者民事行為的效力與人民法院根據案件事實作出的認定不一致的,不受本規定第三十四條的限制,人民法院應當告知當事人可以變更訴訟請求!彪m然該規定對經人民法院告知后當事人拒絕變更訴訟請求如何處理未作規定,但人民法院如繼續按查明后的法律關系性質或者民事行為的效力進行審理,則是超出了當事人的訴請范圍,應為程序違法。故就本案而言,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該案名為“合伙”實為“借貸”,法律關系的性質發生變化,對此則應依據上述規定告知當事人可以變更訴訟請求。如當事人同意變更訴訟請求,法院可按變更后的訴請繼續審理;如不同意變更,則應判決駁回其訴訟請求。綜上,本案未經釋明告知,即按借貸關系判決,屬程序違法,應予糾正。

    【索引】

    (2011)伊縣民初字第1435號民事判決書;

    指令再審裁定書案號:(2012)伊州民申字第107號。

                                                                          


    關閉窗口

    不坑人现金棋牌